□何龍
  武漢一位身患絕症的病人想把自己的遺體捐出去,他給紅十字會打電話,說自己病情危重,不能親自過去填表。接線員卻告訴他要不自己來填表,要不就不捐了,不提供上門服務。
  無奈之中,這個病人把情況發表在微博上,馬上引起強烈反響。很快就有記者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採訪了這個叫張琪的病人和武漢市紅十字會。
  張琪說自己在生病期間得到很多熱心人的幫助,捐獻遺體是想回報社會,但紅十字會的回答讓他寒心。
  武漢市紅十字會專職副會長陳耘解釋說,當日的接線員是紅會招募的志願者,她否認了“幫不上忙”的說法。武漢市紅十字會辦理捐獻的工作人員僅有一人,而今年辦理遺體捐獻登記的有1000人,紅會人員確實無法提供上門服務。
  張琪目前還躺在病床上,他顯然是無法自己到紅十字會填表的。他儘管可以委托親屬去,但對一個自願捐獻遺體的人,紅十字會應該表現得更為熱情和主動。這種熱情與主動,不但是對善者的鼓勵,也是對後面受惠者的負責。
  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應該清楚,在傳統觀念中,人們都十分珍惜自己的器官。在《三國演義》里,魏國名將夏侯惇在交戰中被呂布部下曹性射中左眼,他忍痛將箭矢拔出,說父精母血不可棄,把自己的眼珠吞進肚子……哪怕在去世之後,人們也希望遺體是完整的。現在有人為了別人不顧傳統觀念,願意獻出自己的遺體,本來就是件難能可貴的事,而武漢紅十字會接線員的態度,則可能冰凍這顆善良之心。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常看到因人設事的情況:為了一些人的安排,專門設置一些部門或職位。現在既然有這麼多的人要求捐獻遺體,工作量這麼大,為什麼就不能“因事設人”,多安排一些人來處理這個工作?
  也許武漢紅十字會的人會說這是因為編製問題。但紅十字會如果是真正的群眾團體,就不應該有這類編製問題;如果真正想做好事做實事,哪怕是官方機構,也應從實際出發,儘力解決人手不足問題。
  如今接線員處理不當,武漢紅十字會說她是“志願者”,這又讓人想起了為所有錯誤擔當責任“衝鋒陷陣”的“臨時工”。但無論是“臨時工”還是“志願者”,既然被安排到某個崗位上,就應該同樣接受崗前培訓,在獲得相應資格之後才能上崗。“非正式工”不是推卸責任的藉口,更不應成為“捨身堵槍眼”的替身。只要你用了他們,他們的錯誤,都應當記在使用者的賬上。
  接納遺體捐獻,這種與遺體打交道的工作顯然並不那麼舒心。如果不是接受遺體捐獻,而是接受捐款,紅十字會的人手再緊,捐贈者的“門”再遠,估計也不會說“無法提供上門服務”。
  這些年,中國紅十字會的風波不斷,公信力遽減。紅十字會的一端連接著善事的供給者,另一端承接著慈善的授受者,它的修複工作關係到這個橋梁的流通量和堅固性,任何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放大負面影響,讓需要幫助的人失去受益機會。因此,紅十字會最起碼的工作要求,是用慈善之心對待慈善之事。
  當然,這並非說對待慈善之事以外的事就不需要慈善之心,而是說慈善之事本來就緣於自願,更容易遇阻中斷,更需要悉心呵護。
  (作者為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要用慈善之心對待慈善之事)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

ua70uaue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