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國已走在建設法治的道路之上,隨著我們認識的逐步清晰與開闊,隨著各種機制的建立,隨著各個目標的勾勒,公正司法的目標定能夠實現,法治中國的目標也一定能實現。對此,我們是充滿信心和滿懷期待的
  □張建
  剛剛勝利閉幕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線。司法公正對社會公正具有重要的引領作用,司法不公對社會公正具有致命破壞作用。”同時,又提出,“完善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制度,建立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建立健全司法人員履行法定職責保護機制。”之所以要將這兩個要求專門點出來,原因就在於:在我看來,這涉及到司法改革目標與目標實現的機制問題。當然,需要立馬指出,討論公正司法與審判獨立關係,並不意味著公正司法與司法監督關係就不重要;討論公正司法與司法改革,並不意味著科學立法、嚴格執法等就不重要。只不過由於我的能力和興趣所限,使得我僅能著重地討論這一問題,上述問題在我看來都是推進和實現法治中國目標的有機組成部分。
  公正司法應該是司法改革的價值指引與根本目的。我們知道,自從人類組成社會之後,在運作的過程中必然會產生矛盾與糾紛,矛盾與糾紛猶如人體的感冒等小病癥,如果不及時地加以化解的話,則可能會導致大問題。只不過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化解矛盾和解決糾紛的具體方法不一樣。司法機關作為國家專門的糾紛解決機構,是隨著民族國家建立而逐漸地定格下來的。司法機關作為一種超越社會之上的機構,定分止爭、實現正義,是其內在的價值屬性。所以,我們應該從司法屬性角度來理解“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線”的真正內涵。
  同時,我們又知道,法治作為當代中國的一個總體目標,是需要通過立法、執法、司法與守法等環節來加以具體推進與實現。司法作為法治建設的一個重要環節,意味著司法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當我們將司法與立法、執法、守法併列起來看,當我們從司法與社會的關係性視角來審視司法功能時,會發現無論是橫向的司法功能,還是縱向的司法對社會的回應,司法都有著不可替代的位置。所以,當司法要是產生不公正、要是公信力不斷下降,可以預測到的則是整個法治運轉環節、整個社會都可能會發生塌方。
  上面主要從應然角度談了我們對司法公正的看法,但關鍵之處則在於,應該如何實現司法公正。對於這個問題,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司法監督、獨立審判等都是有效的路徑,這裡主要分析下公正司法與獨立審判的關係。
  首先,需要交代的是,我們認為公正司法是目標,獨立審判是手段、是路徑,當然獨立審判也具有自身內在價值。其次,要推進公正司法目標實現,獨立審判僅僅是一種有效的保障機制,但不是唯一。之所以這樣講,原因是有很多的,比如司法是依據法律進行裁判的,只有法律是善法與良法時,才可能會產生公正司法,從這個角度看,科學立法也是公正司法目標實現的一個保障機制。再次,有了獨立審判不一定就必然能實現公正司法;但沒有獨立審判,必然不能實現公正司法。如上文所講,獨立審判僅是公正司法實現的一種保障機制,即使有了獨立審判,司法運轉依然要依賴於法律制度、要依賴於司法人員的能力與素養等,在這個意義上,可以發現獨立審判並不會必然帶來公正司法。此外,司法是有其內在運作規律,根本的規律應就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進行裁判,當司法實踐活動開展時,要是受到了外部不合法、不合理的干預,那肯定就會破壞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導致的結果必然是無法作出公正的判決,司法機關不能充分有效地輸送正義。
  那麼,應該如何實現獨立審判呢?對於這個問題,十八屆四中全會的公報已然給出了部分答案,因此,在這裡我的分析與思考,只不過是在此基礎上的更進一步細分總結而已。對此,有必要從這樣兩個方面加以把握:
  第一,要正確地處理黨的領導與獨立審判關係。就我所知,在這個問題上有個錯誤觀點:認為獨立審判就是要取消黨的領導。
  對於黨的領導與獨立審判在我們看來,是在兩個層面上發生關聯的:一是,作為司法機關進行裁判依據的法律體現了黨的意志,也可以說,黨的思想、路線與方針在法律中已得到體現。由此可見,在具體的裁判過程中,黨的思想、路線與方針實際也得到了體現,只不過是以權利義務的方式加以具體表現的。二是,獨立審判並不是說司法機關在思想上也要獨立於黨的領導,獨立審判主要指的應該是在具體案件裁判上的獨立,在思想上仍然需要接受黨的領導。
  第二,要正確認識地方政府、內部行政與獨立審判關係。當下中國語境中,討論獨立審判主要是針對地方政府與司法關係、內部行政與獨立審判關係兩個問題而展開的。就地方政府與司法關係而言,由於地方各級法院的財政支出是由與其對應的地方政府劃撥,往往出現的問題是,當司法機關在審理案件之時,不能夠滿足地方政府的不合法、不合理要求之時,那麼在財政支出上,地方政府可能就會設置各種障礙,其最後的結果則是影響司法機關的有效運轉。其次,獨立審判還應該針對司法機關內部行政而言,由於地方各級法院的內部組織設計與運行機制都是模仿政府設計,導致的結果則是行政領導對法官產生了很大權力,這種權力有時會轉化為影響法官裁判的不穩定因素。
  所以,我們說獨立審判應該是要求司法機關要獨立於與其對應的地方各級政府,此時就需要建立相應的財政、人事保證機制來保障司法機關的有效運轉;獨立審判還應該指辦案法官要獨立於法院內部的各級行政領導,此時就需要理清審判與行政管理的關係,並需要建立有效的制度來規制這種關係。
  總之,今天的中國已走在建設法治的道路之上,隨著我們認識的逐步清晰與開闊,隨著各種機制的建立,隨著各個目標的勾勒,公正司法的目標一定能夠實現,法治中國的目標也一定能實現。對此,我們是充滿信心和滿懷期待的。
  (原標題:中國語境與獨立審判敘事)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

ua70uaue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