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評論員劉白
  “過期雞肉優先供給中國市場”,報道中這句話讓人五味雜陳。如果這句話讓人憤怒,我們是不是也該問自己一句,洋供應商的這種毛病到底是誰慣出來的?
  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大量採用過期變質肉類原料被曝光一事,讓下游企業紛紛中槍。麥當勞、肯德基在“速生雞事件”之後再次遭遇原料門,而百勝集團旗下其他品牌洋快餐也陷入了疑雲。
  東方衛視記者的鏡頭記錄了這場令人瞠目的過期食品之旅:18噸過期半個月的冰鮮雞皮和雞胸肉被摻入原料當中,製成黃燦燦的“麥樂雞”;過期一個月的原料被加工成肯德基的煙熏肉餅;已經發黴發綠的冷凍小牛排仍然被供應給了百勝集團……除卻這些明目張膽的食品造假行為,這家美國獨資的洋供應商還在此次事件中展示更多的企業文化——比如“內外兩本賬”的日常運作規則,以及與監管執法隊伍“僵持一個多小時”的霸氣。
  一家諳熟現代商業倫理的國際供應商,到了中國地界上就敢公然造假、公然抗法,就敢輕鬆調侃“過期也吃不死人”、就敢隨意修改生產數據欺瞞公眾和下游企業,這種底氣從何而來?想想也就明白,想必是該企業已經在對中國市場環境的觀察中形成了若干經驗判斷:一是,造假和違規不會有人發現;二是即使發現也不會支付致命的成本;三是支付成本後也可以以同樣的手法追回損失。而這三點判斷,幾乎勾畫出了當下食品生產領域的整體生態,展現了我們在食品安全領域立法的滯後、執法監管的疲軟,以及消費受眾的弱勢和寬容。
  同樣,這種生態也造就了今天發現和處理食品安全問題的統一模式:媒體發現、監管善後、企業道歉、生產恢復,新聞一旦轉移視線,公眾也就迅速遺忘了此事。2012年底“速生雞”事件同樣也曾將兩大洋快餐品牌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結果涉事供應企業仍然是以道歉了事,肯德基、麥當勞加強原料監管的承諾也沒有“妨礙”他們再次遇到同樣的問題。而時隔不到一個月,幾乎與新聞熱度的消退相伴隨,兩家洋快餐的連鎖店內就又恢復了人頭攢動的盛況。中國法律既往不咎的“寬容”,中國消費者在長年食品安全事件中歷練出的“淡定”和見怪不驚,都是對肇事企業的默許甚至鼓勵。
  “過期雞肉優先供給中國市場”,報道中這句話讓人五味雜陳。它的潛臺詞是,在中國,造假不會追責、欺騙不需代價,監管形同虛設、消費者可以被隨意對待。如果這句話讓人憤怒,我們是不是也該問自己一句,洋供應商的這種毛病到底是誰慣出來的?
  問題企業評上先進監管部門該擔何責
  近日,媒體曝光向多家國際知名快餐連鎖店供應肉類產品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存在大量採用過期變質肉類原料的行為。這起食品安全事件不能不引起人們進一步思考。
  媒體記者對上海福喜公司調查了兩個多月,發現了諸多問題,其間上海市食藥監部門卻未能發現這問題。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福喜公司的問題存在了多久、範圍多大,都是未知數。是上海福喜公司逃避監管的能力太強,還是食藥監部門不作為、不認真履職、被俘獲?如果屬於前者就應該認真反省監管理念,創新監管方法;如果是後者就是瀆職,甚至是犯罪行為。
  為了彌補政府監管失靈,必須充分發揮新聞媒體的監督作用,最大限度地調動消費者舉報的積極性。如果沒有東方衛視的曝光,上海福喜公司的做法不知何時才能得到糾正。最大限度地調動群眾舉報的積極性,則能令食品違法行為無處遁形。這取決於兩個方面:獎勵的力度和能否為舉報人保密。加大獎勵力度,提倡匿名舉報,可消除舉報人的後顧之憂,就可以通過內部人舉報,揭露食品安全內幕,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食品安全法》修訂草案的亮點之一,就是用最嚴謹的標準、最嚴格的監管、最嚴厲的處罰、最嚴肅的問責,確保廣大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上海福喜公司將過期食品原料,修改保質期後繼續加工,提供給下游餐飲企業使用,給消費者的身體健康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該公司還採取內外兩本賬的手法,應付檢查、規避監管,應該依法嚴厲處罰,否則不利於警示那些潛在的違法企業。而食藥監部門作為監管方,不僅沒能發現上海福喜公司的違法行為,反而將其評為今年嘉定區食品生產安全先進單位,不管是否存在瀆職行為,都應依據《食品安全法》第95條規定,嚴肅問責。否則,再好的法律,也是一張毫無價值的廢紙。
  孫效敏(同濟大學教授)  (原標題:洋供應商的毛病是誰慣出來的)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

ua70uaue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