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6月1日消息(記者周益帆)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據史料記載,在日本侵華歷史中,有五支規模較大的細菌部隊,分別是哈爾濱第731部隊、長春第100部隊、南京的榮字1644部隊、北平甲字1855部隊和廣州的波字8604部隊。這些部隊用鼠疫、傷寒、霍亂、炭疽等細菌和毒氣進行活人實驗和慘無人道的活體解剖,給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的傷痛。
  然而,日本政府對於這些活人細菌實驗卻諱莫如深,甚至不承認北平甲字1855部隊的存在。近日,165張1855部隊老照片現身北京一家拍賣行,專家表示:這是國內首次出現這支部隊的影像資料。罪行堪比731部隊的1855部隊,為何鮮為人知?165張老照片又將如何揭開塵封歷史?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謝忠厚,從上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他就與國內的學者一起,針對北平甲第1855部隊展開了研究。
  謝忠厚:就是這個1855部隊在天壇的影像資料。日本在中國的五支細菌部隊,就731、100、1855、1644和8604,這些細菌部隊都非常惡劣,就它的總的指揮部來說、總的大本營來說,那是731。華北的1855,他的細菌戰的情況也好,活人解剖的情況也好,細菌實驗的情況也好,那都是非常殘酷的。從影像資料方面來看,這算是填補了一個研究的空白。
  收集到這些珍貴照片的北京華辰拍賣行,從今年3月起開始構思“影像的占領:1894至1945日本侵華影像採集研究”攝影展,併發出影像徵集的相關通知,隨後,拍賣行從一位日本藏家的手中收集到1855部隊的影像資料。
  華辰拍賣行影像部工作人員李欣:當時拿過來我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珍貴性,後來在梳理的過程中發現,這是一個日本人對華侵害的一個重要的證據。
  這些照片中,有不少日本軍人和外穿白大褂、內穿軍裝的男子。其中一張照片以實驗室為背景,人物背後擺滿了實驗器具,文字註解為“於北平天壇野戰防疫部”。另外,不少照片有中日文夾雜的標註“北平天壇”、“京都陸軍病院出發17人紀念”、“衛生材料”等字樣。謝忠厚認為,影像資料的出現,同時將對日本政府直面歷史有一定的意義。
  謝忠厚:從日本官方來看,他們是不承認這個細菌部隊,咱們不是經過多少年跟日本打官司,他才承認有細菌部隊有細菌戰,但是作為1855這支部隊,過去很長很長時間以來,人們也不知道有這個部隊。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後,一支對外宣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也就是1855部隊”的侵華日軍迅速進駐到當時國民黨在天壇神樂署設立的中央防疫處。這支部隊的規模在日本投降前的7年中不斷的擴大著,修築了日軍宿舍、病房、工作室、小動物室、地下冷庫和水塔等大量設施。同樣對這支部隊,做過系統研究的原崇文區地方志辦公室工作人員侯璽說,一直到解放後,1949年冬天,在細菌部隊的駐隊,仍然殘留著他們研究細菌武器的罪證,包括消毒用的三口大鍋、培養細菌用的箱子,還有鼠疫桿菌試管等等等。
  侯璽:侵華日軍1855部隊是繼731細菌部隊之後成立的又一隻細菌部隊,這個該部隊共有兵員1500人,它有一個總部,下麵設有13個支部和辦事處。這個部隊主要是研製和生產霍亂、痢疾、瘧疾等這些細菌和原蟲,並且飼養了大批的老鼠、跳蚤和其他的這些東西,他們每天把老鼠從籠子裡頭取出來,放在鋪有蓮子、血粉、和豆粕的桶裡頭,然後再把跳蚤也放進去,讓跳蚤通過感染鼠疫菌,然後它把這種菌種配備到侵略軍的部隊中去,一有命令馬上它就釋放這種細菌。
  從天壇西天門進入後,沿著圍牆,經過數百米長的石路,就到達神樂署大門。神樂署原是專司明清兩代皇家祭天大典樂舞的機構,在日軍侵華期間這裡被日軍1855部隊當做實驗廠,如今各建築都已經修葺一新,絲毫看不出戰爭的痕跡。然而,在大門東南方爬山虎的掩映下,一塊上刻“侵華日軍細菌部隊遺址”幾個字的漢白玉石碑仍然銘刻著那段歷史。
  石碑對日軍華北甲1855細菌部隊進行了簡單的介紹,並指出這支部隊曾經在天壇外壇以野戰供水和傳染病預防為招牌,培育鼠疫細菌等,進行細菌武器研究,還曾經用中國人進行“活體實驗”。
  如今,再走進天壇神樂署,國槐鬱郁蔥蔥的生長著,草坪邊圍坐著一些人,打牌或者聊天。但是,在天壇神樂署院子東南邊,兩塊碑石被嵌進牆壁,一塊標示“侵華日軍細菌部隊遺址”,另外一塊寫有1855部隊的大致情況介紹。記者拿出部分影像,那裡的工作人員一眼就認出了老照片的拍攝地。
  工作人員:這應該就是那個拐角的這一塊兒。殿和殿,側殿和側殿的那個拐角,因為它這個殿的頂子和這個是一樣的。要不大殿就不可能,這個下麵它是一個拐角嘛不是。
  記者:反正看這個照片應該是可以判斷出這個……
  工作人員:嗯,就這個院裡頭。按他們告訴我們說是北牆外,有的說過去就這兩面,種樹的都是蓋的日本那個房子。
  但是,在日本戰敗投降前夕,日軍花了一周的時間做銷毀工作,大量證據被毀,官兵逃走,日方始終不承認有這支部隊存在。
  侯璽:在日本投降前夕,這個部隊,將它實驗用的一些儀器、一些動物和重要的資料統統銷毀,並且用坦克車把它培養細菌用的箱子和當時用的汽油桶都壓毀,另外把大批的菌種和血粉都埋入地下,然後把這支部隊加以解散,把部隊的名稱也從華北派遣軍的名冊當中給除掉,這個部隊所屬軍醫官兵也都轉業到陸軍醫院去,日本投降以後,中國政府代表者接收這個地方的時候,他們只交出了麻疹、傷寒菌種和一般的常用的消防器材,1855部隊的官兵也有的假扮成日僑逃回了國內,有的混進了其他部隊被遣送回國。
  20世紀90年代,國內學者開始對1855部隊進行系統研究,加上包括原1855部隊日本衛生兵的指認和謝罪活動,這支細菌部隊的罪行才逐漸被還原,如今,165張影像資料首次現身,無疑將成為又一鐵證,謝忠厚和侯璽兩位專家提出,如果可以將照片影印留檔,將對研究有重要價值,華辰拍賣行影像部工作人員李欣表示,目前,照片已經成交,根據《拍賣法》的相關規定,不便透露買家信息,但是願意就留檔問題,與買家進行溝通,同時,拍賣行也將以借展的形式,在多個城市進行巡展。  (原標題:侵華日軍1855部隊影像鐵證首次曝光:罪行堪比731部隊)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

ua70uaue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